所谓传统,在被观看的同时已经走样

前阵子看了圆桌派聊天,座中罗朗讲了一个人类学见解:几乎任何所谓传统,在被观看的同时已经走样,会因为各种利益的驱使,而让传统本身变成了彻底的表演,到了最后,最地道的传统就是笼子里的画眉鸟儿,被仔细保护着,精心喂养着,却再也飞不出笼子,哪怕飞出去,也要饿死——除非它愿意变成一只麻雀。

不禁想到紫阳街,几天前刚去逛过,房屋簇新,商品云集,却越来越像一只麻雀,这不是贬义词。我的意思是它不再有特点,但能够随时有吃的,安生地活下去。

当星巴克咖啡老娘舅快餐以及空头支票一般的文创小店遍布一个旅游景点的时候,事实上它的思路已经朝着一个商业综合体的趋势去发展了——如果以后再来个电影院海底捞啊啥的,基本上就是银泰和万达。而当地文化的特色沦落为一个招牌,在各种媒体的介绍上有些噱头而已。
所谓传统,在被观看的同时已经走样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句话虽然被广泛引用,但做起来真的很难。紫阳街不乏独特,大到郑广文、紫阳真人、戚家军、江南长城、罗哲文盛赞的唐坊形制、最澄和尚。

小到麦虾、扁食、麦油脂、海苔饼、蛋清羊尾以及台州酒厂的橄枣酒,都是他处没有,名单可以罗列一大堆,要是搁在日本人当年的乡村振兴计划思路,搞不好哪一块都能够发展出一个庞大的产业集群,但紫阳街坐拥富裕IP,却没有一项能够形成真正有向心力的独树一帜。

可能和我跟阿米说的一样: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做什么都好吃,咖啡披萨沙拉蛋糕红烧肉菜泡饭卤蛋豆腐干……然后人们就对你的任何一道菜都印象不深。
当年紫阳街有阿米的咖语咖啡,有阿瑞的茶叶店这样的小店铺,温润可爱。也常常去到一些店,棱角分明,商业逻辑井然,这无可厚非。在这个汹涌的时代,金钱往往是以蔑视情怀的样子出现的。
但一座城池的厚度,是蕴养出来的,做好吃的食物,卖自己都喜欢的物品,是原先阿米和阿瑞在紫阳街一直在做的事情。

他们曾经是紫阳街的珍珠。

前几年逃离北上广的说法很时髦,衣冠楚楚的都市精英们纷纷表示他们愿意去做一个农民,或者老旧房子的后院里晒太阳喝茶,慢生活啊什么的。

就像李子柒,我看到一些中年男子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去种地栽花做东西,说到底还是一场意淫,人们叶公好龙式的完成了某种幻想和心理按摩,然后再回到钢筋水泥丛林里去赶地铁。

旅游目的地差不多也是这样,人们到这里,是寻找某种“生活在别处”的不同。哪怕中国式旅游基本上就是换一个地方睡觉,但核心里,人们还是希望能够收获到真正的体验和记忆留存点,这会镶嵌进记忆,形成人生中少见关于美好的记忆之一。
那么,紫阳街要给他们什么呢?毫无疑问,盆景式的装扮和义乌小商品让人越来越麻木,时髦和新潮的发展概念,也是无根之水,光彩和想象仅停留在给领导们看的PPT上而已。

临海城作为一个十八线小县城——可能会有人不太喜欢这个说法,但毫无疑问的是,本土的文艺青年包括中年人群基数很低,低到撑不住一家文艺书店。

再者,小城市总会有一些积习,比如更窄小的人情圈子,密不透风的关系网,不太会被干扰的人生轨迹,洞悉一切的居委会大妈等,在这种积习之下,硬生生地要造出一个类似于“十三邀”的节目是很难。

城市的土壤层很薄,长不出一种叫“意外”的植物。就像一个安静的小池塘,每条鱼都知道哪个角落里趴着青蛙,哪个角落多年来一直浮着睡莲。
所以紫阳街的核心受众还是游客,游客大概是世界上最漫无目的的消费者,节假日一窝蜂地在全国各地到处迁徙,夹杂在密集人流中对一些导游嘴里的景点啧啧称奇,然后把记忆留给手机和照相机。

最后一脸懵逼的回去,换上睡衣,扭开电视机,伴着剧情和着泪水在沙发深处吃了几块海苔饼,觉得有些甜了,也许这时候,还会想起临海城。
对了,海苔饼,也许每个节假日都会排队的海苔饼店已经给出了答案,声名远播,好吃好带。但有一个核心:别处没有。这可能就是刚才所说的,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所有的城市正在试图链接,我们常常说传统,很容易说成守旧,真正的传统,是在不断更新,传统是不会衰老的,它永远出于未完成的阶段。当它需要更新的时候,它就会出现阵痛,便意味着现代正在来临。现代根本不是传统的敌人,而是传统自我更新的表达方式,或者说是传统能否生存下去的唯一手段。

这是余华说的,虽然听上去不太像小说家的逻辑。但自我更新似乎是一种提醒,无论哪一种固守,在青黄不接的时候,总会有一些盲从。比如别的城市,别的国家的成功案例之类,或许,我们应该回到紫阳街,找寻余华所说那种迥然于他人的传统。

由于我有时候会在文字里写着一些现代艺术啊什么的,这种人设其实让我有些惶恐,也不怕你笑话,其实哥们常常刷抖音,刷到大长腿85D就停不下来找餐巾纸那种。

前阵子看到有个唱秦腔的发了个视频,唱得那叫一个地道好听,但是他表示快要玩不下去了,因为当地再也没人听,准备吼几嗓子过把瘾就回去种地。不料点赞和留言都无数,然后有广告了,赚钱了。最近他表示吗吗的这玩意儿也能赚很多钱,挺好,打算让广东打工的儿子过来传给他,比在厂子里上班赚太多啦~

多好,而引发传播的核心,就是他唱得地道,别处没有,你看,和紫阳街的海苔饼一个样。人们——尤其是大城市的人们,总会有那么些时刻,希望生活在别处,桃源式的景象,只要够纯粹。

城市会形成一个真正的自我质问:我到底要什么?这会是一个让城市认清自我的机会。无论自然生长或者是刻意规划,临海城真正的底蕴在文脉,府城雍容和街坊蒲扇的杂陈,气质迥然于台州各县市,不争也好,闲适也罢,就算是这种闲适的气质曾经在汹涌的经济时代被形容成不会赚钱的“死白蟹”,千百年来没怎么变过,以后也会是。

曾和老五笑谈,紫阳街要是能做成书店书院一条街,也算是宣传的一个噱头,什么猫的天空之城,单向书店,那些网红打卡地,全部引进过来,再把郑广文打造成为IP大神,电视剧网文公众号一拥而上——您还别说,老爷子七老八十了来台州府就两年,竟然就留了血脉子孙,这里头得有多少缠绵悱恻的暖床故事……

咳咳!我的意思是老头这等身子骨刚健威猛令我等由衷佩服。面上讲,书店啊啥的也契合府城开台州教化先河之传统,调性明确,面目清晰,其他不说,总比狼藉满地的美食节要靠谱。
更别说紫阳真人了,尊佛抑道的西游记里都出过场,顺便研究一下他为毛无端端送给朱紫国娘娘送一件软猬甲,不让妖怪摸,这里头说开了去,比西门庆单纯下半身泡妞可有的说多了~

无码番号合集第6弹(加勒比系列) 新谷未来番号作品 AVOP-172小向美奈子 高潮表情美女图片女人高潮表情图片 处女出道的AV奇才神宫寺奈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