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了很多遍《All Apologies》,人生本就不易

夜里单曲循环了很多遍《All Apologies》,科本的原唱,在他自S后,Sinéad O’Connor 柔肠百转地翻唱了它。就像两座丰碑,相互对视,两相遥望。有一天其中一座倒塌。

有一个网络高手如此叙述:人生本就不易,生活的底色本来就是欲望与痛苦,谁也无法预言未来,谁也无法重写过去。初生的天才与凡人共同站在命运的云海边,无论资质深浅都妄图知晓了造化,那里面散落着无数为占卜而亡的花朵,为扭转凶吉而摧毁的星盘。

几十个世纪的命签与塔罗牌都因失落而腐朽,诸神盛宴与浮图倒影在此混为一团,人们耳目晕眩,只能一头扎进了命运里。多年来O’Connor 的声音一直伴随着我的深夜,我甚至认为她就是戈雅油画里的树妖,雪里梳妆,月下轻狂。

循环了很多遍《All Apologies》,人生本就不易

也许凯尔特人的属性根深蒂固,极度缺乏安全的漂泊感和被爱尔兰海风吹拂到接近天堂的嗓音,一半空灵、神圣,另一半坚硬而绝望。

如同天使耳语般的声音有如神谕,伴随着那张雕塑般精致的脸,接引你进入永恒的静谧。

而另外一边,她会带着万箭穿心的绝望和尖锐,唱起那些动人的歌谣,那些童年的阴影,毛骨悚然地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形成巨大投射,此时此刻,O’Connor像一个女祭司一样跳着唱着,绝非故弄玄虚,因为那种真诚让你心颤。

毛姆在评论斯特里克兰德的时候说:“他身上有种原始的东西,他好像分享了大自然那种神秘的力量,希腊人用半人半兽的形象如森林之神来表现这种力量,并且把它人格化。”

某些时候,我觉得O’Connor就是。也许一个艺术家的本质,就是不断知道真相,然后不断阉割自己,最终还是不愿意和现实签下一份体面的协议。在这个过程中,她不知道隧道的出口还有多远,不知道省着燃烧。

然后她意外地发现自己踩到了那根名叫不堪一击的界限。

谈论小众的音乐无论如何都会显得有点矫情,至少看上去像是某种妆点,但 O’Connor 未必小众,她有大众欢喜的精致容颜,年轻时酷似赫本,一度她为此而困惑,并且削发明志,板寸下目光炯炯,仿佛不愿意再被美貌埋葬住才华——他们总是说我因为漂亮才成名,

Fuck off.

人的眼睛是不会长大的——小时候多大长大了就多大,所以我小时候一定很可爱——你看,至今我的眼睛还很大。

好吧,其实我确实无法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一直以来,我承认我是女权主义者,有时候会发动一些看似廉价的攻击,我既坦然地承认自己是女同性恋,又和四个男人结过婚生下四个孩子;既站出来反对教皇和天主教会,又接受了教会的任命成为一名女性布道者。

Prince被人们认为是我的贵人——他们称呼他为王子,呵呵,哪有这么愚蠢的王子~我翻唱了他的《Nothing Compares 2 U》,之后我出名了,成了所谓世界级的歌手,Prince也觉得我应该注意形象、少说脏话啊什么的,那天是在他家里,他像个笨蛋一样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还是回答了他一句话:Fuck off!

于是我们就打起来了,他由一个文艺男转变成了一个凶猛的拳击手,而我发挥了我短跑健将的本领将他甩得远远的,就这样,两个世界知名的摇滚乐手就这样围着客厅的沙发转圈,期间我不断地向他吐口水。

多么嘲讽的画面啊。

然后有一次在电视转播会,我在唱完Bob Marley的歌之后,拿出一张教皇若望·保罗二世的照片,在毫不知情人们的目瞪口呆中,对着镜头撕碎,并说道:“向真正的敌人宣战!”,随后将照片的碎片抛向镜头。

他们都疯了,短时间内那个可怜的电视台就接到了四千多个抗议电话,这并非哗众取宠,我只是抗议当时天主教会性侵和虐待儿童一事,我做了自己能做的本分,我实在不愿意我的抗争带有那么多技巧性而已。

哪怕你们说我在作。

仅仅两个星期后,我在纪念鲍勃·迪伦出道30周年的演唱会上,情绪再度失控,继续向虐待儿童开炮,没有演唱预先定好的迪伦福音歌曲 I Believe in You,而是再一次喊出了War的歌词,我在一阵嘘声中离开舞台。

虽然我的好朋友Kristofferson连声安慰,但我已经泪流满面。

张国荣在遗言里说:

我这辈子没有做错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他们认为的美丽,真的是我挥之不去的梦魇,就像赫本一样,最终她在艰难的非洲才能找回最优雅的自己?就让我一直这样特立独行下去吧,哪怕我像玫瑰一样凋零。

我只是觉得,如果你脸上出现媚俗的笑容,我将羞愧的掩面而去。

其实,谁没有过精神危机呢?我只是坦诚得轰轰烈烈而已。我知道我们从来都是短暂的,在当初就已经确定了——越热烈,就越短暂,可是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尽情燃烧,眼睁睁看着毁灭的到来。

你逐渐成为了我的宗教,我的指引。你会理智地跟我说,别想多了,这些都是因为你再也得不到,当然,我知道这点的,而且看上去,我知道的还有很多,要命的就是,我知道了大部分道理,就是不能再去改变,就是你说的那些又臭又硬——我怎么舍得改变,你是我最美丽的天使。

我是如此地想着你,哪怕知道,所有的现实都在把我往后推搡,跟我说快快躲起来躲起来,那不是你有资格能够拥有的。所以你就这样越来越完美了,我相信我会在这样的逻辑里心平气和,并且知晓人类心理的弊病,但你不要出现。只要你一出现在我眼前,我不晓得我会崩溃成怎样。就像空气进入了血液,然后经过心脏的时候,停止跳动。

刺痛。

男人文娱网 铃村爱里 番号大全 人生能拥有一个好朋友真好 桃乃木香奈番号列表-桃乃木かな下马作品番号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