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有大慈悲心,善哉

话说大宋嘉祐三年,京师瘟疫盛行,伤损军民甚多。参知政事范仲淹启奏:“目今天灾盛行,军民涂炭,日夕不能聊生。以臣愚意,要禳此灾,可宣嗣汉天师星夜临朝,就京师禁院,修设三千六百分罗天大醮,奏闻上帝,可以禳保民间瘟疫。”

今日初九,玉皇诞辰,依此默默祝颂了一番。

继续宅家,时间过得毫无秩序。沙发已经被坐出一个深坑,手机的更新刷无可刷,朋友圈里连做菜的人都少了些,多年前杭州动物园看到一只黑熊不停转圈圈玩,一旁的侯哥说:

这都是被关傻了啊。

昨天出门买菜,家人交代要统统包起来,忽然想着过年过节,临海人以前都吃麦油脂,也是统统包起来再见人。出小区的时候被刘德华了一下,阳光很好,风有点冷,满街都是蓝白色的擎天柱,上帝保佑戴着口罩的人民。

消息满天飞,潮汐一般,黑十被烤焦、官员问责、世卫宣布…也许最糟糕的消息就是最糟糕的终止,希望吧……看到好文章,自然也转发声援,有些自然也是不久即消失。美美事件之后早已寒心,自此一缕善念也停留于微信支付宝里偶尔捐个十几二十,也懒得去深究怎么用了。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有大慈悲心,善哉

再者知晓自己意志力不强,很容易陷入纷扰的群体性盲从中。公民意识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没有笃定的价值观和评判体系,还是要慎重使用。

凡俗人等,草芥一般,能周全家人,能安身立命,过好自己小小的生活已属不易。

看到一张照片,是日本人援助的医疗物资,箱子外贴着一句话:“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着实被感动到了,感动有很多种,擦完一盒纸巾的、壮怀激烈的都算,性子里更喜爱这种宁静的感动,充满秩序和平和,如胸有奔雷而面如平湖。

昔日本长屋曾造千身袈裟随僧人带往中华,袈裟边皆绣偈子: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据说亦为鉴真法师决心东渡传戒的缘由之一。

是啊,风月同天,现在地球村,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在穿梭来去,哪里有什么山川异域呢,贴上这么一句,真的有大慈悲心,善哉。

明教教徒在自知无望的时候,围坐一圈,双手做火焰腾飞状,吟诵道:怜我世人,忧患实多。这也是慈悲心。

无论如何,这段时间都会是一道深刻的印记,存留于每个亲历者的记忆里,会有那么一天,你的儿女问你,为什么有那么多小朋友跟我是同一天生日呀,你摸着他的头说:一切都要从一只蝙蝠开始说起……

虽说是个熟透了的段子,但看上去这是一部小说很好的开始,一整个国家大部分的人民被规劝宅家,在手机和各种电子屏幕前看着世界的运行,好像另一个平行空间,充满了荒谬、魔幻、掩饰和喧嚣。然后掉转头,看看玻璃窗外的安静,沉默煮上了一包泡面,佐料是榨菜、火腿肠、以及那些新闻里蹩脚的演戏。

我的诗人朋友起子说:下届全国美展的基本面貌已经浮出水面了……

猎奇吧 麻仓优 本田岬 很萌网 教师节给老师的信一亲爱的沙沙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