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你缺少的是口才?其实你缺的是认知

看《十三邀》采访人类学家项飙那期,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话题。还记得不记得前阵子,我在写过一篇文章,大意是“我虽然朋友不少,也很能聊,但本质上,我是一个社交恐惧症患者”。这个项飙好像也是如此。

他能在节目中侃侃而谈,能非常松驰自如地跟许知远交流,能跟从前做过蹲点调查的“浙江村”居民热络寒暄,但他却说自己有“轻微的自闭,人和人的交流不是我的长项”。

他对自己的认知与公众对他的印象之间,显然有一个落差,这个落差是怎么来解释的呢?我想到了十月份去敦煌的时候听的艺术家吕胜中老先生的一堂讲座。他在其中讲到的一个话题就可以来解释这种有趣的落差。

吕老先生在讲座上的表现当然是谈笑风生,无论是专业性、趣味性都给足了料,听得在座的人也都很开心,觉得收获满满。但是老先生后来话题一转,说自己从前并不是能说会道的人,相反他害羞、内向、不爱在公众场合发表言论,因为觉得自己口才不好。

你以为你缺少的是口才?其实你缺的是认知

这种状态,按我们现在的归纳,也可以并入“社恐”的分支中去。

但是老先生说,后来他通过实践,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其实并不社恐,也不是口才不好,他只是缺少“能谈的东西”。在他看来,如果一个人读很多书,有很扎实的专业理论基础,就可以做一个系统的输出。如果语言组织能力还不够好的话,那就用实践的积累来弥补。

打个比方,如果你去做一项田野调查,对调查过程中发生的事情都了如指掌,那么,在跟人交流的过程中,你如实地叙述这个过程,肯定没有问题。

切换到讲座模式也一样。你就跟在座的人交流你的实践过程,如果再适时地加入一些专业系统的知识,那就是一堂非常完整的讲座。你不用再害怕“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怎么说”,就讲你懂的和你经历过的就行。

这样进行个几次后,熟能生巧,从此就破除了自己“口才不好”或“社交障碍”的迷思。

这个例子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如果你自认口才不好,很大程度上是你所学太少。如果你觉得自己社恐,那是你在现实生活中实践得太少。

我以前接触过一个女企业家,刚提出要采访她的时候,她表现得非常为难,说自己不会说话。但是,当她聊起自己创业、守业的过程时,她就完全打开了话匣子,讲到后来结束采访了,她仍然意犹未尽。之所以变得这么能说,因为那些都是她亲身经历的、不用打草稿就能出口成章的。

我看许知远采访项飙这一期《十三邀》也有这种感觉。项飙能很精准地组织起语言和逻辑,来描述人类社会在发展进程中的种种状态与因果,就是因为他的专业知识积累足够丰富。他能跟许知远不带磕绊地聊这么久,就是因为他做过详实的田野调查,他“有话说”。

看完这一期节目后,我决定以后多看书、多做实践性活动,说不定将来也能破除社恐魔咒,来个当众演讲呢,哈哈哈。

今天是忽然心血来潮,瞎掰一通,你们且随便一听哈。

京香JULIA BT磁力列表 看妞巴士 APNS-048优木香里奈(优木カリナ) 因为父亲的公司破产被催债者代替父亲偿还债务 长泽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