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轨的人生,我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别人希望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像小孩子的逆反心理,目的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做自己”的自由。当我把虚荣、浮夸、肤浅、庸俗的自我曝露出来后,就开始了洗粉操作。每当放飞自我一次,这个公众号就会有几个人取关我。至于朋友圈屏蔽我的人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有一天,还有人在后台质问我,让我写文章要讲“文责”。唉,为了谋生,我给别的平台写“端着”的文章多了去了,就这一千多号粉丝的自留地,还让我写伟光正的文字?还不允许我吐个槽撒个娇卖个萌?
这届粉丝真苛刻……

当然,我是不会顺从的。况且我还想问问,那些特文艺特美好的博主身上,有多少知性是真实不掺水分的呢?作家钱红丽有天在微博上挂了一名读者,顶着“岁月静好”的网名,微博内容也是一水儿的优雅知性范儿,没想到私信留言撒起泼来让人叹为观止。

脱轨的人生,我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这种撕裂,网络背后不胜其数。

文艺是一枚致幻剂,爱服食的人超多,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在笑着饮毒。

而且我发现,有心要扮演文艺的角色,还蛮吸粉的。我在微信小程序的好物圈里弄了个小圈子,起了一个超文艺的名字“一个人的文艺美学生活”,就是发一些旅行照片、喝小酒照片、寥寥几句读书观影心得,已经有两千多人加入。

现代人对文艺似乎有一种饥渴,但是寻觅水源的方式或简单粗暴,不求甚解。

炮制文艺其实不难。写篇文章,动用几个关键词就可以达到目的:枕边书、香槟酒、草莓优格、英式红茶、芭蕾舞鞋、丝缎纱裙、野趣流的插花、old fashion派电影、光脚穿的球鞋、清晨听的德彪西……

至于现实中到底有没有如斯操作,就只有天知道了。也许有人一边抠着脚丫子一边写文章教你怎么优雅品酒呢!所以这段时期的我,有一种很强的逆反心理,知道大家喜欢看什么,但总想反着来。(可能过一阵子叛逆劲儿就会过了,就跟青春期一样)

一如《十三邀》里那个人类学家项飙说的,当你研究一个课题成功,获得一定声名时,你将来的研究会不自觉地去迎合这个方向。这是人之常情,但他说自己余生要对抗的,也是这种人之常情。

项飙的不顺从,是为了研究的领域不被成功框定,为了生命的形态不被稳妥固化。这样的人很叛逆,但同时也挺勇敢。

而我的这种“不顺从”,自己也不知道在对抗些什么,或许只是想洗掉一些虚假繁荣吧。

杰克.伦敦在他的自传体小说《马丁.伊登》里写到他在功成名就之后的某一天,忽然陷入了创作瓶颈,失去了身为“名作家”的价值。那些围绕在身边阿谀奉承的朋友忽啦啦做鸟兽散,只有相识于微时原先与他同一阶层的兄弟姐妹们依然当他是朋友。他是个穷小子也好,是个名作家也罢,在他们眼里,他永远是那个粗野的水手,拿酒当水喝,打架不要命。

想到前几天在象山民宿碰到的一个从前认识但并不熟悉的朋友,在见识过一个读白字、画鬼脸、讲段子的我之后感叹:在我心目中你人设崩了,原来以为是个知性文艺的读书人,接触下来才知道是个疯子。

哈哈,这话我爱听。其实最好的人设,就是不立人设。人家给你立什么,你就打破什么,这样才能拥有更高的自由度。

凌某人说,你要是某一天混到身上所有的光斑都熄灭了,还有人肯请你吃饭喝酒,就是你最大的成功了。

说实话,我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脱轨的人生

虽然有点形象不佳,虽然让一些曾经喜欢我的朋友失望,但我还是很喜欢自己目前的状态。

我们都觉得日本人懂礼貌守规则,生活得很理性,但对禅宗深有研究的铃木大拙却指出:日本人天性喜好不平衡,只不过日本社会规矩太重,国民这种天性被束缚着不敢冒头。所以他们一旦到了某个不受约束的场合,理智就会脱轨,本能会占据上风。

本能或直觉,比理性和理智更重要更富有创造性,这也是日本禅宗的要义。我希望自己余生不要过压抑的双面生活,我喜欢余生依赖直觉比依赖理智更多一些。

希望自己的性格能更加开朗乐观,状态更open,待人能更真诚,言谈更有趣。希望自己是无龄的,上能结交八旬老友谈人生,下能和00后一起疯玩被他们视为同龄人。

若一日垂垂老矣,还有人愿意登门跟你喝茶拼酒打屁吹牛,倒也不虚此生。

高潮表情美女图片女人高潮表情图片 铃村爱里 URKK-010逢泽真里亚(逢沢まりあ) 可爱兔牙美少女角色扮演 安达亚美HJMO-425.mp4_无马高清磁力 FSDSS-076 超细修长服装东条夏